【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向下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汐凉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3:19 pm

【One】
我又看见他了……
上次看见他,是在五年前的情人节;这次的相遇,却是在今年的情人节——在这个充满诗韵的咖啡店里,遇见穿着白色礼服在这个咖啡店里做服务生的他。
我也不是刻意出现在这里,我只是在这里等着一个朋友一起和咖啡——在这个情人节里。我开始后悔了,在这里待着。
看见他,我心里不是滋味,慌乱的靠里面往窗户的位置,随手抽出一本杂志,打开后在脸前遮住我自己。毕竟是我伤的他,真的不好意思在他眼前露出我这副恶毒的脸庞。
我趴在桌上,头转过去望着窗外,只指望着瑛子快点来。
很不幸的,我身边突然站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最害怕看见的那位——他笑笑,低下头,说道:“杜允玥小姐,要来点咖啡吗?”声音非常轻柔,但是却带刺,很伤人。
“……”我叹了口气,抬起头,无奈地看看他,“你还记得我喜欢咖啡?”
“当然,不加糖的是吧?”
“嗯,能快点么?”
“OK。”
看着他的身影在我的视线里化为黑点,我放心的叹气,心里的大石头总算下来了。
很庆幸,他没有记仇——尽管他是个很容易被伤害的人。

是的,我很了解他,毕竟,我们曾经走在一起。

秀席,这是他的名字。初听时,让我感觉这个人应该很书呆子才对。
没想到这次我想错了。
我们在图书馆见的面。我当时只是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看着外面的风景,任凭桌子上的书页随风飞扬翻动着。我发了一会呆,回过神来的时候秀席在我身边站着。
“外面很好看吗?”他突然这么问我。
我给他问的不适意,一时之间答不上来,哽咽了一下。
“呵呵,不用这么仔细思考,答不上来随便糊弄不就好了?”他笑的很开朗,我突然情不自禁的也跟着嘴角上扬。
我转过头,看了看桌子上的书——那是我在书柜上随便拿的,没想到是一本少女杂志。
现在翻到【少女专栏】那页,眼睛一瞥,看到了一句话:
——今天是您邂逅的日子,好好珍惜哦。
邂逅,吗?
眼前的这个男生,算不算我的邂逅?嗯,或许吧。
那个男生坐在我的对面,手里拿的是莎士比亚的名著。他把书放在桌子上,向我笑笑,问这问那的。
“你叫什么名字?”
低俗的讯问方式——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倒是不敢说。嘴巴挪了挪,半天才挤出一句:“杜允玥。”
“嗯……就是金榜第二名的那个?我叫秀席,请多指教。”他向我友好地伸出手。
秀席?这个名字,在我们学校是最响的名字。即使是拉过新生,随便问问也都知道秀席的名声——他不是在XX社团里的无头苍蝇社长,而是我校的学生会会长,当今白海集团的未来接班人;他不是成绩低下,而是每年金榜第一的总是他的名字,在下面的总是我。他不是全校名声最臭,长相最丑的,却是全校名声最好,长相最好的。但是在我眼里,他的名字让我感觉就是书呆子。
我惊慌的看着他,他向我笑笑,又皱了皱眉头,说道:“知道我身份后就不能当朋友了?你们女生的思想都这样?”
“呃……不是。”我伸出手,抓住他的手就使劲握,感觉就像是在道谢或道歉。可能力气过大了,弄的他有点疼,俊美的脸庞突然变的有点皱皱的——他又皱了眉头。我赶忙抽出手,抱歉的吐吐舌头。
后来我和他做了朋友。不是很疏远,是很亲近,有什么事情都互相倾诉下,总能找到解决的方法。我们两个热爱学习,以学习为乐,天天就围着数学啊生物啊化学啊什么的讨论来讨论去。
很早的时候,我认为他是书呆子,应该是不懂人间俗事的那种,就会在书里拼命的那种人。
我从来没看错人——至少我这么认为。
但是我这次看错了,秀席根本不是书呆子。
他总会在我问一些无聊问题的时候傻傻的凑点笑话;我说一点班里的绯闻或是八卦他就哆嗦我个不停,说我一新时代女性就在这上面损失了,我也常常反驳说他一新时代帅哥就在我这“剩女”上浪费了,争论的结果是两方不约而同的大笑,笑的毫无形象。
学校里开始有传闻——说我和秀席有搞。
听着就来气,班里女生只要在我耳边哆嗦我和秀席的八卦,我的脑袋瓜就感觉要爆炸了。真的和秀席说的一样,我的美好年华就真的浪费在这些女生的口水上了。
放学后出校门,秀席在校门口等着我。我气嘟嘟地快步冲到他面前,严肃地说:“秀席,你跟我打个赌。”
“哦?”秀席惊异地看着我,随后又平淡地跟我开着玩笑般笑着:“杜允玥小姐什么时候有了这喜好?我说的没错,您的大好年华被浪费在八卦上了……”
“您老除了哆嗦我还有别的事情干么?”我毫不犹豫地还嘴,却惹来秀席一阵大笑。
我的脸被他气得通红,就像猴屁股,也像个定时炸弹,差不多要爆炸了的模样。“没开玩笑啊,就打这么一次!”
“那好吧。”秀席忍着笑意,正经地说,“说吧,这次赌什么捏?”
“以能力为主,用自己的实力抑制全校女生的嘴巴。我的天呐还真让你说对了,听她们在我耳边打磨我耳朵真的会长茧子!”
“这个……这个……你不觉得对我来说这很容易吗?”秀席皱皱眉头看着我,仿佛是在跟我说一件他一伸手就能办得到的事情。
“别靠关系。”我转过身双手交叉在胸前,眉毛皱皱的,心情很不好。
“那,我输了怎么办?”秀席眨了眨他的无敌大眼睛,秀逗地看着我。
“叫老大。”我瞥瞥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秀席笑笑,说:“那你输了,做我女朋友。”
挑逗的口气。
他说话的方式在我心里的地位一直是这么定的——挑逗。
“成交。”我想都没想就喊“成交”,然后一走了之。
无所谓,
因为秀席和我说过的正经话没一句真的。

后来想想,这个赌注很秀逗。提出这个赌注的我更是秀逗。
毕竟我是个高三的学生,提出这种赌注的确像小孩子在玩过家家。
但是话已经放出,我也就只能照着内容办。

第二天我一去学校,就有种怪怪的感觉。
学校里很安静,安静的出奇。平时那些长舌妇们的绯闻都应该能听见很多才对,怎么今天谁都没说了。班里也是,特别安静,安静地都不习惯了。平时这个时候,在女生嘴里一定有很多很多顶级八卦从她们嘴里出来,在我耳边转。今天怎么大变样了??
我情不自禁地拉过一个在我们班上算是嘴巴最叼的女生,刚想开口,就见她对我直喊:“停,我可不想招罪!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能说的!”
无奈地撇撇嘴,就把那女生扔到一边,径直走往自己的座位。

后来同桌忍不住,就跟我说是秀席搞的鬼,贴了个很大的告示说不许传八卦。
还没听我同桌说完,我就去找秀席了。这会儿,学生会应该就他一个人才对。
到了学生会室门口,我二话不说就直接开门,向秀席大吼:“秀席,你搞什么鬼,趁我没注意你下手这么快??”他被我吓得厉害,我往前一步他就后退一步,脸上呈现着很惧怕的模样。
“谁叫你下手慢?”秀席耸耸肩,害怕的表情消失不见,又是一副我见了就烦的挑逗表情。
“……”这次我是真的对不上了。我真的没想到他速度这么快,全体女生在早上这会就迅速闭了嘴,真的很不敢相信。
“赌注。”秀席笑的很开,但在我脑海里却给这种微笑定了一个形容词——白痴的。
我连理都没理他,甩头走人。
看他那模样就知道又在骗我,想我做你女朋友?两个字——做梦!

后来他总来折磨我。
每次下课后就来找我一次,就一直装着小孩样说着“赌注,赌注”,日复一日,我被他折磨地不行,在他最后一次来跟我说“赌注”的时候,我很迅速地就回答“OK”,他高兴地不得了,在我身边跳啊跳的。
我从在他身边最好的朋友的身份变成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我是这么想的。
交往了几天,我才发现我其实真的喜欢他。
在他身边,总能找到一种安慰感和温暖,我终于发现我不再寂寞了,在别人面前笑的更多了。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发现:当你身边有个人,无论男人女人,也无论说什么无聊的话题,你会发现自己那小段时间其实是最快乐的时候,笑容最多的时候。

然而,就过了一年,我和秀席交往了一年,秀席的父亲突然有一天来找我。呵呵,无非就是说点什么配不上他啊他成绩好我不好的秀逗话题,我全部当成左耳进右耳出的话语。然而他却用一件事情威胁我——让我速速和秀席分手,否则我家开的糖水铺子立即倒闭!
我家的糖水铺子,是我爸妈为了攒点钱给我当生活费而开的。
赚的不容易,我看见他们二老每天都是满头大汗的。所以让这铺子倒闭这我做不到!
无奈之下,我和秀席分了。
那天他用着乞求的,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却心都没着一下,甩头走人。
“……允玥,我做得不好吗?”他那次低着头,突然问我。
我被问的呆在了那里。
秀席,
不是你做得不好,
是我做得不好……
“……不是。你做得很好……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喜欢并爱上的男人……但是……”
“但是你是逼不得已才和我分的?不要……允玥,有什么事我们商量好不好,别分……我不想失去你……”秀席的底气弱了,声音越来越小。
“秀席,”我背着他,说道,“不是什么事情……你听话,乖乖和我分了好不好,我求你了……你是好男人,你能找到比我好的,乖啊……”我转过身,哄小孩般地揉揉他的头发,这是我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这样哄他了。
“……”秀席不说话,就整个人呆在那里。
我忍住了泪水,转过身,优雅地走开,留下的,只是一个孤独的人……
那年我17岁,没有享受爱情,却与爱情离别。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饭也不吃,我爸妈还以为我怎么了,只是使劲地在外边敲门。
是的,我后悔了。
后悔和秀席分手。
我曾经告诉自己很多遍,眼前的男人很脆弱,不能伤。
我一直以为只有男人伤了女人心,没想到我错了,原来也有女人伤男人心的时候。
我卧在墙上,冷笑着看着窗外那片通黑的街市,点点霓虹闪烁,与我此时的心情简直对不上。我静静地点根蜡烛,看着微风拂过那点火苗,昏黄的火焰轻轻跳动着,很静,是寂静的心跳。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落寞?寂寞?或是悲伤?可能都兼有吧。
房间里很静,静的我只能听见心跳急促的声音……

凌晨1点,我被送入医院。
我本来就有怪症状,不吃东西就贫血,会昏。

那天晚上我过得生不如死。
那是第一次贫血后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整个人都很虚脱。

……思绪戛然剪断。
只见秀席拿着杯热咖啡疾步地走过来,放到桌子上,他也顺势坐下。
“30分03秒,冲杯热咖啡要这么久吗?”我看着手表,清楚地记下了时间。
“抱歉,”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开水没了,就另煮了,最近炉子不太好,煮开水要用很久……”
我叹口气,他做事还是跟以前一样有小小的冒失,“不用上班?”我问。
“16点,正好下班。”他微微一笑,随后就看向窗外,“哦啦,瑛子来了。傻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爱迟到。”
我跟着他的视线望向窗外,只见瑛子慌乱的身影从我眼前飞过。
“嗯,是啊,小丫头死性不改,还是爱迟到,说她好几次了。”我随声附和。
“允玥,抱歉!”很快,瑛子呼呼大喘地模样在我眼前出现了,她拍这胸脯,额头上满是大汗。“又迟到了……我在家睡了个午觉,谁知道就拖过时间了……”
“没定闹钟?”我问。
“有,可我听不见……”满脸委屈的表情,说话的底气弱了。
就知道这丫头是这样的。睡觉的时候就算天塌下来她也醒不来,现代版的懒羊羊——当年我和秀席都这么叫她。
瑛子眼睛一瞥,瞥到了坐在我对面的秀席。脸部表情的进化是——惊吓——恐慌——开心。
“秀席哥哥!”瑛子很不顾场合地就大叫,随后就直接坐在秀席身边,问东问西。
我低着头,将他们的谈话从脑海中抛开,喝起了咖啡。
咖啡的温度不是很高,所以我很快就喝完了。天气有点冷,喝杯温咖啡后感觉挺舒服的。
“好了,瑛子,我们走吧。”放下咖啡杯,眼神还是以往地冷淡,看着瑛子在秀席身上磨蹭,我就觉得不舒服。
“嗯,好。”瑛子很识相地站起身,微微一笑。
“去哪里?”秀席好奇地问。
“老地方。”我和瑛子转过头,很有默契地说。说完,我和瑛子起步就走。
身后一直没有声音,良久,才听见秀席说:“我能跟过去不?”
“秀席。”我停下脚步,静静地说,“你也是上了20的人了,有点主见行不?”
身后的声音末了,耳边浮动地也就剩下咖啡店里那些杂乱的声音。
“要走还不跟上?”我又加了一句。
“嗯。”过了会,身边有的,又是另一个人的脚步。


[b]奥,这是我自己的小说……希望大家喜欢诺…… Surprised
avatar
汐凉

帖子数 : 1
积分 : 3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苏颜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3:39 pm

这里是随笔版
连载请发到连载版
avatar
苏颜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6
积分 : 85
威望 : 3
注册日期 : 10-01-27
年龄 : 25

查阅用户资料 http://tnwenxue.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唐宛如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5:11 pm


看错了 我就说随笔里哪出来的连载 还是阿颜的

狠狠地郁闷了一把

唐宛如

帖子数 : 10
积分 : 12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4
地点 : 四川巴中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乌鸦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8:01 pm

我怎么找不到连载版啊 我还以为这就是连载版呢
avatar
乌鸦

帖子数 : 9
积分 : 1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疯了的橙子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9:23 pm

3、发表新贴请用[ ]标识"长篇","短篇","中篇"等内容,利于版面形式上的整齐和美观.斑竹有可能对没有标示或标示不完整的题目进行编辑,但不会改变帖子中的任何字句;




小凉啊,多谢合作。
写的很好哦~!我期待呢~!
多谢支持本版~!
avatar
疯了的橙子

帖子数 : 44
积分 : 6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29
年龄 : 22
地点 : 江苏南京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稻草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12:42 pm

非常好啊
谢谢小凉支持本版块
avatar
稻草

帖子数 : 31
积分 : 41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29
年龄 : 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长篇】当 世界无爱(连载1)

帖子  ●Dea(in,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2:23 pm

.......分的挺细致啊

这玩意儿会连载几期啊 ,中篇吧.0..
avatar
●Dea(in,

帖子数 : 61
积分 : 68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0-01-31
年龄 : 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