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是你

向下

可惜不是你

帖子  卡妙的圣衣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7:42 pm

可惜不是你
仲夏夜,星空.
口风琴,哀伤的旋律,在脑海中飘散.回荡在风里,却又凭空地消失了.如同消失的你.
还记得.死了的,你.

寂寞无声的城市,在镜头下永远是忧郁,冰雪般的蓝.
灰蒙蒙的天,阴冷潮湿的路边.积水倒映着冷漠而自私的人群.一成不变,永远得不到眷顾的生活,令他们无从宣泄,冷漠得成了行尸走肉.
莫离无声无息地躲在人群后面,很不起眼的地方.她抚了抚穿在身上的那件早已洗得皱褶的校服,美丽的眼眸向两侧望了望,竭力地控制住发抖的身体后,偷偷摸摸地将纤细的小手伸向了前面一个陌生人的背包里.旁边的人或许都看见了,但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欣赏着这出默剧.
如果成功了,柏羽就又可以喝酒,上网,又可以开心地肆意挥霍了.想到此,莫离深吸一口气,手勇敢地探了进去,摸到了鼓囊的钱包.
很不幸的是,她被逮住了.钱包的主人死抓着莫离满是淤青的手臂不放,嘴里咒骂着:
“小兔崽子,敢偷我的钱!”
旁边的人叽叽喳喳地开口了.有的说谁家的小孩,这么没素质;有的说上周我的钱也被偷了,估计就是她;有的还说直接送派出所去.
莫离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去了大半张楚楚动人的脸.她的脑中正一片空白,甚至连刚才做了些什么都不清楚了.钱包的主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猥琐地伸出毛手抬起莫离的下巴,邪笑着说:
“看你年纪还小,我可以不报警.我们找个地方私了,如何?”
所谓私了,大概就是卖身的意思.
莫离柔弱的身体一阵抽搐,突然回过神来似的,拼命地想挣脱男人那副肮脏的嘴脸.哪料那男人越拽越紧,拖着莫离向不远处的酒店的方向.莫离意识到危险了,想要大声呼救却又想起自己只不过是个被逮住的小偷而已,根本不值得被同情.
“放开我,放开我.”只能乞求眼前这个猥琐的大叔能放过自己,但貌似大叔性起了.想象看着自己将要被人压在身下蹂躏时,她感到绝望了.
“莫离!”急刹车过后,耳边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大叔,请你放开她!”
男人不屑地问道:“你他妈是谁啊?”
穿着和莫离同样校服的男生,一副乖学生模样,怎么看都很好欺负似的.但他却扬起下巴,很有底气地冲他大喊:“我是她的男朋友!”
莫离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此刻的莫离,真的需要帮助.但望见救星是他时,却竭力忍住了泪水,好象小孩子倔强地证明自己是坚强的.
“你的女朋友偷了我的钱包,我要报警.”男人说罢,取出了手机装作要拨打的样子.
“够不够?”
男生制止了他,随即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红色的大钞扔在了他脚下,牵走了莫离.
男人弓腰捡起钱,说了句好好管教你女朋友,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悻悻地走了.

“谢谢你,夏昭阳.”
“你为什么又要去偷?”夏昭阳没理睬莫离的道谢,寒声问道.
夏昭阳其实并不是莫离的男朋友,柏羽才是.夏昭阳充其量不过是莫离唯一的知己.命运将他们两人一线牵起,却用错了颜色.相似的情景发生在两年前,莫离为了柏羽能凑钱去打群架,第一次做了小偷,却不知是凑巧还是不凑巧,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夏昭阳.夏昭阳发现后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莫离很是可怜,逼不得已才做此下策的.后来,两人成了朋友.
每个女孩的身边,都有一个男生在她心目中永远是朋友至上,恋人未满.女孩会将所有的心事说给他听,在他面前表现得最真实.但互相永远无法表达爱意.至少做朋友可以无话不谈,一旦表白失败,两人就会形同陌路.夏昭阳就是扮演这种角色.
夏昭阳对莫离的温柔,早就超乎了朋友的界限.对她在生活上的照顾,细微地足以羡煞旁人.但对于她偷窃,夏昭阳却分外肃然,语气也沉硬了不少.
“柏羽他…”莫离支支吾吾.
“又是他,”夏昭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大声劝道,“他是个地痞流氓,他根本不爱你.这样的人不值得你…”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煽在了夏昭阳白净的脸上,留下五道红印.
莫离恐慌地抓着煽他耳光的手,目光飘忽不定.她在举起手的时候已经后悔了,但鬼使神差的力量令她放纵了.
“对…对不起,我只是不允许你说柏羽的坏话.”说到最后,声音小到听不见了.
“没关系.”夏昭阳侧过脸,望向别处.
夏昭阳竟然就这么温柔地原谅了她!莫离简直不敢相信.在她的记忆里,哪怕是做了比煽耳光小一万倍的错误,都会遭到柏羽对他的身体甚至心理上的伤害.
“快迟到了,我载你去学校吧,好吗?”平静得好象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坐在柔软的后座,双手环绕着夏昭阳的腰,轻轻地.她记得这条道路坑坑洼洼,很不好走.但夏昭阳总能找到一条最好的路线,让莫离觉得很平稳.莫离将头靠在了夏昭阳的背上,心里暗道:
“真是对不起,夏昭阳.我是真的很爱柏羽,很爱很爱他…”

.”他,他又打你了?”夏昭阳指着莫离嘴角和手臂上的新伤,眼里满是心疼.
莫离却无所谓地惨笑了笑,随口回应了一句没什么.说完又继续吃夏昭阳请的冰淇淋.
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痕,快要将莫离整个身体覆盖了.可想而知,柏羽是怎么残暴的人.但莫离却依然死心塌地地爱着他.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夏昭阳本来是在心里呐喊,却不知不觉地说出了声,他尴尬地张着嘴.
莫离顿了顿吃冰淇淋的速度,又继续吃.她含糊不清地说:
“昨天我本想在公车上下手,却被你直接载去学校了.”
所有的责任,好象全部推给了夏昭阳,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令他短暂的呼吸困难.
莫离爱着柏羽,哪怕他不爱她,他打她骂她,支使她去做傻事,都始终改变不了莫离的心意.为什么,莫离不能多看我一眼呢.
冰淇淋在手中渐渐融化,变成了一滩粘稠状的水.夏昭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冰淇淋店里的音响,反复地放着那首<<可惜不是你>>.悲伤的曲调哀转久绝,似是啼哭的声音隐隐地在歇斯底里.唱着男女间错综曲折的爱,一直唱到了夏昭阳的心里.

夜深人静.
莫离从噩梦中三度惊醒.全身上下疼痛异常,几处重伤疼得骨头快裂了.她强忍着泪水爬起身.床的那一侧,仍然没有人.住柏羽在外面租的房子,一天却难见到他一面.
此刻的他,应该还在和一帮朋友喝酒呢吧.莫离轻叹了一口气.
当初飞蛾扑火地爱上了整天东混西混的小痞子柏羽.他对她很好.相处的生活如梦幻般.是那么甜美,那么幸福.但这份太早到来的感情,得不到父母的祝福,还被父亲关了禁闭.莫离一气之下,撬开了锁.刚想冲出家门,却被父亲发觉.当时头脑一热,顾不上许多.随手拿起瓷碗砸伤了父亲,这才带着行李逃之夭夭.身后是母亲绝望地呼喊.莫离一边跑,一边迎风流泪.只要母亲的哭声再凄苦一点,说不定她就心软了.但脑海中竟被柏羽的音容笑貌塞得满满的,全是他们在一起的幸福画面.在逃跑的路上,泪风干了,她却笑了.
但是,当莫离与柏羽搬进租屋没多久,柏羽对她的态度一天比一天冷淡.他夜不归宿,甚至连面都懒得见.天天上网,喝酒,抽烟,打群架,无所不做.慢慢地,手头拮据了.他便要求莫离去偷去抢,也要拿到花花绿绿的票子.每次莫离空手而归时,或是打架打输了,多挨了别人几拳,柏羽就将气全撒在莫离身上.用鞭子,用木棍打她,骂她的脏话不堪入耳.将她活活地折腾,最终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闭上眼,梦里满是受折磨的画面;睁开眼,又是一顿暴力的摧残.
她不会离开他,因为她已经无可救药地爱着他,直到疯了,傻了,也一样爱着他.

恐怖的恶魔充斥着脑子,疯狂地咆哮,驱散了幸福的记忆.
但莫离唯独没有忘记那个夜晚.就在柏羽开始对莫离冷言恶语的前夜.他做了一件令莫离终身难忘的事.
莫离记得当时是仲夏夜,还有璀璨的星空.
柏羽牵着她的手,十指紧扣着.
他们背靠着背,坐在舒适柔软的草地上,仰望着一样的星空.
“离离,我给你吹一首曲子,好吗?”柏羽轻唤着她的昵称,问道.
莫离开心地点点头:“太好了.我最喜欢听你吹口风琴了.”
柏羽站起身,倚在树下.莫离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将头枕在柏羽宽大的肩膀上,期待地望着柏羽闭上双眼,将口风琴含在嘴里.
莫离记得那首曲子.叫<<星之所在>>.
简简单单地几个音符,在柏羽滑动的呼吸里幽幽地变幻出一段伤感的旋律.不知怎的,吹奏曲子的人,竟也开始变得伤感了.
清风,浮过口风琴,带着那动听的音律,在夜空里久久回荡.
那一刻,莫离被深深地,深深地,感动了.他们拥吻了.那一刻,全世界好象都不存在了.天地间,只剩下莫离和柏羽.莫离暗暗下定决心要永远陪在柏羽身旁,哪怕海枯石烂.
“离离,我爱你.”
“柏羽,我也爱你.”
……
“离离,如果哪一天,我死了...”
“胡说什么啊,你怎么会死了呢!”
“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死了,你就不必再留恋我了.找个更好更爱你的人吧.”
“不,我不要!我只要永远地和你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的!”
莫离没有注意到柏羽眼中浓浓的忧伤和不舍.
这个故事,夏昭阳也听过.当时他只是沉默不语,然后跑开了.

时间如梦一般流逝了.许多天后,夏昭阳拿着口风琴找到了莫离,执意要为她吹奏.
那首曲子…没错,就是柏羽当初为她吹奏的<<星之所在>>.每一个音符,每一段旋律,与记忆中一模一样,只是…
“你没有那种令我深陷的感觉,我没办法被你感动.”莫离摇了摇头.
夏昭阳很失望,但他很快又恢复起来.第一次向莫离单膝跪地,说道:
“莫离,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夏昭阳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勇气,说出这句憋在心里好久好久的表白.
没有回应.没有回应.抬起头时,惊讶地发现莫离在抽噎.
夏昭阳失措地拉起袖子想替她擦眼泪,但被拒绝了.
我感动她了吗?我快要成功了吗?夏昭阳自以为的满心欢喜,被接下来的话语打入了谷底.
“我们原本可以做一辈子好朋友的,你为什么连我拥有最后一个知心朋友的资格都剥夺了!你太自私了,你有没有感受过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我多么不想失去你!”
“你”这个字后面,应该还有”这个朋友”四个字.但她没有说出口.
直到莫离的倩影消失在模糊的视线里,夏昭阳彻底地崩溃了.他的身体里,某处地方,如同砸坏了透明玻璃般,支离破碎.

莫离按耐住激动的心情,下了公车后走到一处没人的角落,从兜里翻出刚刚得手的钱包.数数里面厚厚一叠的钞票,心里美滋滋的.嘿嘿,今天赚到了,柏羽一定很开心.他开心的话,说不定会带我出去玩呢.要是还能听到他吹口风琴那就更好了.
因为太兴奋于自己的遐想里,过马路时险些被卡车撞到.她顾不了太多了,她一心往家奔,往属于他们的两人世界奔去.
到了家,空荡荡的家.还没挥霍尽喜悦,急促的电话铃声传来了噩耗.
柏羽去世了!
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去世了.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柏羽是怎么死的.
只是简简单单地一句,他死了.
柏羽,这辈子最心爱的男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莫离,好象柏羽这个人从未出现在莫离的生命里那样陌生.
我为他所做的这一切不就白费了!莫离失神地拿出放在手心里捂热的钞票,觉得钞票上面的数字,变得没有意义了.眼神放空了一会儿,猛地撕碎了那叠钞票,如同撕白纸一样.狠狠地,疯狂地,撕碎了.纸屑在头顶飞舞,盘旋落在莫离蜷缩着的身体上.

午夜的窗外,骤然刮起***,交加着刺破夜空的雷电,感觉整个世界快要崩溃了.
莫离的手机一直在闪着,屏幕上显示的是夏昭阳.雷雨下得愈大,手机铃声响得愈厉害.电话那头的夏昭阳在担心莫离一个人独处空房,会不会被雷吓得痛哭.
他不知道,莫离早已不顾手机遗弃到了哪里.
雷雨一直下,一直下.漫过了街道,妄图要淹没掉这座城市.
雨水喧嚣的午夜,莫离疯了似的在大街上失魂落魄地奔走,迷茫了方向,只为了能够寻找到那已离自己而去的那个人.
柏羽,你在哪里?
莫离被绊倒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抬起头能望见他们曾倚靠着的大树,被风雨摧残地摇摇欲坠,如同莫离的心,枯萎得成了没有思想的植物.手里的口风琴,因为刚才那一摔,壳体变了形,如同莫离扭曲的心,挣扎得快要失去知觉.
有谁,有谁听得见,这女孩痛苦的哭泣声.
柏羽忽然出现在了面前.他蹲下身,为莫离擦拭去了泪水.虽然雨水很快再次淋湿了莫离的脸,但是他分得清哪一颗是雨,哪一颗是泪.
“柏羽!你不要离开我!”
柏羽的微笑,曾令深陷其眼眸的笑容.他是那样的温柔.
“傻离离,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下一秒,柏羽拾起了那支残坏的口风琴.再一次奏响了那首打动心扉的<<星之所在>>.
美妙的旋律,是那么动听.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安静了.只有口风琴古老而悠扬的音律,在缓缓地传颂着沧桑的寂寞,但终究会随时间而渐渐逝去的誓言.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莫离的幻想.柏羽没有出现,口风琴没有奏响,什么都没有.

夏昭阳,你是除了柏羽之外最爱我的人,也是我除了柏羽之外最爱的人.莫离曾如此想过.现在她也终于开始坚定了.也许,夏昭阳会是她真正的归宿.我既然爱柏羽,就应该听他的话,找个更好的人吧.为什么此时此刻再想念起柏羽,失去他就等于失去全世界的感觉恍惚之间就消失了呢.难道时间真的会冲淡一切吗?
路上,她遇到了柏羽的死党.
“好久不见了.柏羽他…你没事吧.”
“呵呵,我没事.”
“没事就好,”那个死党淡然一笑,说,“我还真担心你会为了他做傻事呢.”
莫离没有说话.
“身上的伤差不多消退了吧.”死党突然关心起莫离.
莫离透出浓密的刘海望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唉,其实柏羽很爱你的.如果不是因为肺癌…”死党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打住.
“你说什么?肺癌?是柏羽得了肺癌吗?”莫离一把抓住那死党的衣襟,大声哭喊,“柏羽怎么会死于肺癌?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
“快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
死党在莫离千般纠缠之下,知道再也瞒不住什么了.他说出了实情.
柏羽早在几个月前就得知自己肺癌晚期了.那时候他已爱上了你.他很痛苦,但他痛苦的不是自己的绝症,而是你,莫离.他太了解你的个性,所以他始终不将自己的病情告诉你.他唯一可以让你在他死后,能够开开心心的去寻找下一段属于你的爱情的方法,就是让你讨厌他.他打你,骂你,甚至让你去偷去抢,都是为了让你绝望,早日离开他.
但莫离没有.因为她太爱柏羽了.为了他,就算失去整个世界,也是值得的.为了他,宁愿去做一切不愿意的事情.都只是为了能让柏羽多爱自己一点点.
原来,柏羽对自己的爱始终没变.只是他不愿让自己承受那残酷的现实.
我呢,我却在他尸骨未寒时,罪恶地想要忘记他,再另寻他人温暖.
我怎么这么贱!我就是个贱人!
不,我根本不是人!

莫离依偎在冰冷的墓旁,就像依偎在柏羽身边.能够感觉到莫名的温度.
公墓,死一般的寂静.松柏迎风,无声摆动.
没有人会来打扰她.她抚摸着那张熟悉的照片,泪水失控了.
柏羽,我来陪你.好不好?

马路对面,推着小车卖棉花糖的老人,变戏法似的变出好多五彩缤纷的棉花糖.
莫离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住了.她甜蜜一笑,手习惯性的挽上身旁的胳膊,指着棉花糖撒娇说:
“柏羽,人家好想要那串棉花糖哦,买给我好不好?”
瞬间后,黯然神伤.
挽住的只是一团空荡荡的空气.
她还是无法接受柏羽的死.在那瞬间之前,她还以为柏羽不曾离自己而去.

终于,接通了.
电话那头,夏昭阳的声音很沙哑.
“莫离,暴风雨和闪电没吓着你吧.”
“没…有.”
“你的声音怎么,怎么听起来很虚弱?”
莫离强颜一笑:“呵呵,哪有.”
“那就好.莫离,你能听我为你再吹奏一次口风琴吗?”说出这句话时,感觉夏昭阳快要哭了,乞求似的询问莫离.
“好…吧.”莫离将手机话筒调至扬声器,轻轻地放在浴缸旁边.
温热的水,侵透了全身的衣服.肌肤泡在水里,暖暖的,有种令人昏睡的舒适感.
夏昭阳重重地叹气了一下,开始吹奏.当第一个音符响起时,莫离瞪大了眼睛.依然是相同的旋律,但,却是那么像柏羽.
人与琴声合一,孤单地悠扬起爱的律动.那份寂寞,那份伤感,不就是被柏羽感动的证据!
陶醉地聆听.不知不觉地,结束了.莫离也变得更加虚弱了.
“莫离,我终于知道如何吹奏出你说的那种感觉了.就在你拒绝我的时候,我才明白的.那就是…”
心碎的温柔.
“夏…昭阳,”莫离的脸上,洋溢起了幸福的微笑,“我…我爱你.”
“真的吗,你爱我!我也好爱你!”夏昭阳激动得不知所措,只能傻乎乎的一个劲儿说着我爱你.
“对不起.下辈子,希望我还记得你…”说完最后一个“你”字,手机从手中滑落,坠入了浴缸里,沉底.
鲜红的血流染红了温热,如绫带般舞动.像是柏羽抽烟时,那缭绕在眼前的云烟.
长长的秀发披散着垂在肩侧,乌黑的三千烦恼丝仿佛失去了灵性.空洞的双眸,最后的定格,是柏羽的那支口风琴.
莫离,割腕自杀,死了.

对不起.下辈子,希望我还记得你,希望还能爱上你.
还能听到你用心碎的温柔感动我.
今生今世,真的很抱歉,夏昭阳..
那个紧紧地牵着我的手,陪我一直走到路口的最后,为我吹奏口风琴的人,可惜不是你.
让我放弃全世界去爱的人,很可惜,不是你.
可惜不是你.
avatar
卡妙的圣衣

帖子数 : 8
积分 : 12
威望 : 2
注册日期 : 10-01-29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可惜不是你

帖子  疯了的橙子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8:44 pm

咳咳..
我该怎么评论..
额..写的太嫩了..太校园了..太青春了..
还是觉得散文比小说好
用写散文的文字来写小说是不行的
继续加油!!
avatar
疯了的橙子

帖子数 : 44
积分 : 6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29
年龄 : 22
地点 : 江苏南京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可惜不是你

帖子  卡妙的圣衣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9:23 pm

是啊,所以被退稿了..这是一篇试验用的..
avatar
卡妙的圣衣

帖子数 : 8
积分 : 12
威望 : 2
注册日期 : 10-01-29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可惜不是你

帖子  疯了的橙子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9:33 pm

卡妙的圣衣 写道::是啊,所以被退稿了..这是一篇试验用的..


额..我服了您..
avatar
疯了的橙子

帖子数 : 44
积分 : 6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29
年龄 : 22
地点 : 江苏南京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

帖子  印度阿三 于 周六 二月 06, 2010 9:12 pm

确实嫩嫩的啊。、。
avatar
印度阿三

帖子数 : 41
积分 : 63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5
地点 : 浙江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可惜不是你

帖子  ●Dea(in, 于 周二 二月 09, 2010 10:07 am

噢,我是说你真能打字啊,如果是我会累死的。
另,抱歉,太长了,楞是没看完...
avatar
●Dea(in,

帖子数 : 61
积分 : 68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0-01-31
年龄 : 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