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二餐(6)

向下

一日二餐(6)

帖子  印度阿三 于 周五 二月 19, 2010 12:11 pm

六、青春无悔
更新时间2010-2-18 19:33:19 字数:3110

 (都说亲爱的
  道声再见
  转过年轻的脸
  ——《青春无悔》老狼)
  Katrina对我的话并没有感到惊奇。
  我极力的回想我拿吉他的样子有没有被Katrina看到过,似乎没有。
  川哥靠到我耳边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你是不是想和她工作,可以接近她啊…”
  难道Katrina也这么想了?
  Katrina说:“你以前有表演过吗,陈说?”
  她第一次叫我名字让我呆滞了一会儿,似乎她每一次的第一次都会让我发呆。
  我说:“学校里的表演有过几次。”
  Katrina说:“像现在这样的场面呢?”
  我说:“恐怕没有。”
  Katrina笑道:“今天想不想试试?”
  我惊讶的说:“不会吧?就今天?”
  Katrina认真的说:“我可以帮你争取到这个机会的,如果效果好的话当然你直接可以留下来了。”
  我无言以对,我是没法想象这里最有名的酒吧招工方式竟然这么简单。
  Katrina说:“没事的,你敢提出来就说明你对自己唱歌这方面是有点信心的。就算是真的难听,我也可以来帮你收场。”
  我点头表示同意,在我身边坐了不久的Katrina很高兴的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去帮我争取这个“特别名额”了。
  川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哦…这下你可要发达咯…”
  醋意很浓,吃醋这东西和它的本身意思一样是不分男女的,因为男的也可以吃,女的也可以吃。
  (分段)
  这下只留下川哥一人啃羊肉串了,他的心情肯定没有昨晚来的好。
  不过这不怪我,他心情的好坏全取决于Katrina对他的态度。其实我也很欣赏川哥这种从他的表情就能猜出他想法的行为,因为我都无法正确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意识。
  (分段)
  Katrina去的很快来的也很快,她一直都微笑着,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今晚这么开心,也许是她每晚都很开心。
  她对我说道:“好了,我帮你争取到的是机会,表现就得靠你自己争取了。”
  我“哦”了声,示意可以去了,而她却依旧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微笑着看着我,她说:“我当然是在台下看你的表现啦,你和舞台下面的DJ说一下就好。”
  我点了点头,也许这么寡言少语的我看起来很矜持吧?而事实上是我紧张的不知怎么说话罢了。
  我选了一首平常的,却又在酒吧会显得很有感染力的《我心永恒》。
  其实我想唱的是《Katrina》,但你也能猜到我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果然,站在舞台上往下看去并不会有人把头扭向你,因为大家来酒吧都不太可能只是来听歌的。
  当世界上最熟悉的旋律响起,我能看到人们立刻就能陶醉在前奏中,我可不想把这首歌唱砸,努力的回想着歌词。
  当旋律到达了我不得不开口的地步,我终于开口了。第一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台下的观众显然被这第一次出现在舞台上的声音吸引,也不知是赞许的目光还是想让我快点下台的目光。
  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件煎熬的事。我望向了Katrina的方向,Katrina在那儿微笑着帮我鼓着掌,这给了我信心。
  一曲唱罢出乎意料的有掌声,稀稀拉拉,这已经不强求了,至少没嘘声。
  下了台,Katrina已经从座位哪儿走到了台下,我本设想好也许会得到一个拥抱之类的,显然我把女孩都想的太不矜持了。
  Katrina微笑道:“毫无疑问的,你通过了。”
  我说:“台下的观众的态度看起来一般呀。”
  Katrina说:“我们唱的时候也一般,主要观察你的歌声和台风,我也应该知道,如果你来酒吧买了上百元的名酒坐在这里,你是选择喝呢,还是选择听?”
  我说:“如果你是在唱我会选择听呀。”
  这话我回想了一遍,很会让人误解,就算没被误解也会给人油滑的感觉。
  我重申说:“因为你是这儿唱的最好的。”
  Katrina没有多说什么,把我拉回了我原来的桌子说了些工作的事项。
  我有和川哥又听了一会歌,其间Katrina有唱四首。我们一直听到Katrina下班,因为我不想走,川哥也不想走。
  (分段)
  我们走了很安静的夜路,到了很安静的住宿楼,这个时候书店竟然已经关了门,可看了手表后我发现这也是合理。
  快十二点了。
  (分段)
  我不打算睡,想跟苏颜说说话,把我遇到的想到的告诉她,我就是想告诉她,可我也不知怎么说。
  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苏颜打开了她的房门,似乎她就是等着我回来一样。
  “刚刚来么?”她说。
  “嗯,还没睡么?”我说。
  她点了点头说了声晚安,我叫住了她:“苏颜。”
  她探出一个脑袋看着我:“什么事?”
  “我找到工作了,跟Katrina在一个酒吧唱歌。”
  她惊讶道:“那你应该很会唱歌吧?有空了唱给我听好吗?”
  我“嗯”了声,又是一句晚安。
  (分段)
  躺在床上。
  我很在乎苏颜,但我喜欢的是Katrina,我一直都是这么想。
  我不能放下苏颜不管,但也许我们只能是好朋友。可每当想到这儿我都会感到奇怪,难道我真的只想和她做朋友吗?就因为Katrina的出现改变了我对她的想法了吗?
  以前在学校时我一年都不会在这种事情下花心思,可现在只过了两天。会不会是因为现在也已经是混入社会需要自给自足的一员呢?
  多思考,这两样东西其实不矛盾。
  总之,男女之间的好朋友关系是肯定有的。既然能保持就继续保持着,而需要发展的就让它继续蔓延。
  (分段)
  一个晚上让我想起我曾经学校中的那些懵懂的情事。
  温翁是一个多情的孩子,他是我高中时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们叫他“嗡嗡”。
  他有喜欢上两个女孩,都以失败告终后就来始天天念叨自己已经看透红尘。
  其实红尘是不会被看透的,不过我们可以看透灰尘。
  (分段)
  “嗡嗡”经常向我炫耀他自己的情史和他最近和某某女孩发展的情况。
  他和我说话的开头都是“陈说,我跟你说…”。
  我其实也不愿意听,不过他也有跟别人讲,导致全班都知晓他的传奇故事。
  说来传奇,其实他也就前后有过两个对象,其中一个还只属于暗恋。
  “嗡嗡”对于校园里随处可见的情侣非常的眼红,他以为我也会眼红,所以他打算也成为让我眼红的其中一员。
  “嗡嗡”喜欢的第一个女生是一个外校生,那时那个外校生是高三,而“嗡嗡”是高二。
  他整天对我描述着那个女孩到底有多漂亮多迷人,弄的我还真想看看这样一位与众不同的女孩。
  “嗡嗡”下足了决心要去表白时也有带上我,虽然我知道他带我只是想给他自己壮胆。
  那天他指着一位的确很漂亮的女生激动的对我说:“就是她。”
  说完便是激动的跑上前去,那女孩的旁边有一位中年妇女。“嗡嗡”过去后在我的视角里他说话的对象竟然是那个中年妇女,我对他看上一个如此老的女人而感到万分惋惜。
  直到他满脸阴云密布的向我走来对我说明了一切。
  原来那个中年妇女是那女孩的母亲,“嗡嗡”看上的确实是女孩,而不是母亲。
  他对那个女孩母亲说话的原因是当他走到她们面前时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对那个女孩说话。
  而他对那位母亲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求你把你女儿的下半辈子交给我吧,我会让她幸福的。”
  结果可想而知。
  (分段)
  “嗡嗡”在第二次时收起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
  他很成功,他有在班上找到了他喜欢的女孩,那个女孩也喜欢上了他,他们发展的很好,甚至很快上了床。
  现在的学生很会利用他们在互联网上看来的日本***里的“生产动作”。
  而提出要这么做的人往往是男孩,说明到任何一代,男人依旧扮演着罪魁祸首的角色。
  “嗡嗡”和他女友的恋情被老师发现了,老师首先让他们在班级的座位分开,一个在前头的角落一个在后面的角落。
  他们的父母也没收了他们各自的通讯工具。
  但这根本阻止不了他们,即使是相隔南北,他们依旧进行着常人已经无法想象的传纸条行动。
  每天都是乐此不疲。知道有一天纸条正好扔到了老师身上。
  (分段)
  打到老师身上的纸条是那个女孩写的。
  听说那张纸条写的内容是“嗡嗡,你说我们每天这么传纸条,哪天打到老师身上会怎么样?”
  (分段)
  我一直在想的东西总是限制于校园中,别人也是。
  他们有听校园歌曲,看校园小说,进行稚嫩的校园恋情。
  我们非典的时候上了小学,禽流感时进了初中,猪流感了则是高中。
  我们八岁会爬树,十八岁了连楼梯也爬不动。
  (分段)
  但是现在的我不是了,至少应该不是了。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avatar
印度阿三

帖子数 : 41
积分 : 63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6
地点 : 浙江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