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二餐(8)

向下

一日二餐(8)

帖子  印度阿三 于 周六 二月 20, 2010 3:30 pm

当一个黑影蹿到了我们面前,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大吼一声:“你是谁?!”
苏颜自然被我这么一吼给吓到,不过奇怪的是这一声却把那个黑影吓的更严重。
对方果然是一个男子,是不是色狼还不能下定论,不过这身灰头土脸的样子也八九不离十了。
那男人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先帮他开了口:“你要干嘛?”
男子这才从怀里拿出一个包,说道:“大哥…要游戏碟吗?”
这新时代竟然依旧有这种老把戏,着实把我“雷”到,我想了个借口道:“我家没电脑。”
其实也算不得借口,看电视都得去别人房间,没电脑是事实。
男子却不依不挠抓住我道:“没事没事,我这还有电影的,5元两张碟。”
我没有买盗版碟的经历,应该说我没有买碟的经历,有了电影就等段时间网上下载看,所以对于他报的价目我根本没有一个概念。可直觉告诉我,比一趟出租车还便宜的价钱买到两张碟应该不是什么亏本事。
我问道:“你这都有什么碟啊?”
男子说:“品种多的,新电影《阿凡提》我也有。”
我提醒道:“是《阿凡达》。”却见他真从那包里拿出一张印有阿凡提画像和字幕的碟。
男子听我这么一说,惊道:“还真是!说说给我印个阿凡什么的东西,阿豪那小子竟然给我印了整部阿凡提全集!”
这家伙像是来演搞笑剧,把看着我们对话的苏颜弄的乐呵呵,苏颜对那男子说道:“有爱情片吗?”
看来苏颜也是对电影这东西起了点兴趣。倒是那男的惊讶的看着苏颜道:“小姐,你也喜欢看爱情的吗?”
这话让我们两个都感到很奇怪,我说道:“人女孩子当然看爱情片啦,你觉得女孩看的都是暴力凶杀啊?”
男子狐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苏颜,在袋子一边鼓捣一边说:“要韩国的还是日本的啊?”
苏颜说道:“日本的吧。”说着看向我说道:“陈说,你有没有看过《恋空》?”
这片子我有听说,但却没看过:“没有,很好看吗?”
苏颜正要开口,那男子探过身来说道:“什,什么?《恋空》?新片子吗?”
苏颜把要对我说的话憋住,对男子说道:“不是新片子了,不过很好看,我那时看的时候还用了好多纸巾呢。”
男子睁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他家属死讯一般惊讶的表情,说道:“这么厉害?!我要让阿豪那小子给我去印几张。”
“行了行了,你找到了没?买两张,我出钱。”我拿着一张五块人民币催促道。
老板拿出两张用塑胶纸包着的碟,迅速又消失在黑暗中。
(分段)
苏颜本要去裤袋里取钱的手被我阻止了,我说:“这么点钱我们就不用斤斤计较计较了吧?”
苏颜点了点头,在点头动作结束后却一直低着头。
我低下身,从她的发髻间看着她在路灯下显得略微模糊不清的脸,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苏颜摇了摇头。
女孩的心情听说即使不是在经期的影响下依旧会喜怒无常,今天算领教了。
一个买碟之前还生龙活虎的女孩,在买了两张盗版碟之后竟然地下头闷闷不乐?
而且就算是盗版碟,那也是我出的钱呀。难道就是因为这么一点小钱和我计较?也许这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不过之前比这大的计较都有,苏颜也都是不去置之。
女人的心思比女孩的心思要乱,女孩的心思比女人的心思更怪。
虽然我不知道也不可能去问苏颜“你还是不是女孩”这样的脑残问题,但我百分百的认为她是女孩。
(分段)
直到我们走到了“意赢书店”的楼下准备上楼休息时,我才意识到事情的真相。
在我阻止了苏颜要取钱的动作后,我的手竟然不自觉的和苏颜要伸进裤袋中的手握在了一起,并且我们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直到走到了住宿楼的下面。
当我发现我这个通常会被认为是流氓勾搭女生时专用的动作后,我并没有很快的把苏颜的手从我的手心放开,不是我想再吃一会儿“豆腐”,是因为我觉得我如何放开她的手都让我觉得不自然。
一路上都相隔半米,连衣物也不相碰的走动。在那个卖盗版碟的人出现后却有了肉体的接触。
我现在想的是苏颜会不会连手也没和别人牵过呢?那么我再这样维持下去是不是有点拿她的信任来开玩笑的意味了?
想到这我也不能管什么动作自然不自然了,迅速的把苏颜的手从自己手心放开。
我知道,她的沉默也是因为这个动作,发髻间显得模糊的脸也是因为她的脸上泛起了彩霞。所以我不能什么也不说把这事当作没发生一般。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对苏颜说道。
苏颜则终于抬起了头,脸上依旧微微的印出淡淡的粉色。她把刚刚还沉睡在我手心的手掌递到面前,从唇间“呵”出一口暖气到手掌中央,缓缓的说道:“又变的冷了…”
(分段)
我对于别人在想什么;别人想告诉我什么;别人在传达给我什么意识之类的问题丝毫没有头绪。
但苏颜的这句话我却听懂了,非常的懂。
被包裹在我的手心,很暖和是吗。
(分段)
入冬的日子在我的意识中是最浪漫的一段时节,我望着脸儿微醺的苏颜甚至有过要上前一把抱住她的冲动。
其实也只需要这么一个动作,我就能解开我对苏颜和Katrina的不同看法。
可世事也是如此,Katrina正好回来了…
当看到Katrina向我们走来我就知道这样一个动作我现在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了,Katrina走到我们面前停下,说道:“陈说,苏颜。你们好啊,你们也刚刚来吗?在干嘛呢?”
我回答道:“嗯,刚看了《阿凡达》,你呢?”
Katrina乐呵了一阵,说道:“我有去唱周六的班呀。倒是你们…陈说你别反对我说的哦,看电影,有发展吧?”
说完,Katrina又是一阵嬉笑。
我觉得,Katrina其实是一个很亲和的女孩,她的作风不会让任何人厌烦她,即使她有时说的话写成字面好似出自一些有“攻击性”的人之口。
说来也奇怪,我和Katrina一个酒吧工作。天天见面不去说它,还是长时间的见面。就算我不善于和她过多的说话,可说的话毕竟不少,我的内心则一直感觉喜欢Katrina是我的一厢情愿,她也许对我是没兴趣的。
而对于苏颜。相处的时间相同,相遇的时间更少些。
可我们说的话却更多;我们聊的范围更广;我们平时一起做的事也更多些。
但到现在。我一点也不知道苏颜在想什么,也许她一点也没有在想。到头来则是我自做多情,自己给自己自导自演了一番没有女主角的普通电视剧。
我曾经在高中时,因为上课无聊而看的一本书中有一段话是说,一个人本身就不能明白另一个人在想什么,因为人们都是戴着面具在生活罢了,真正在面具下的面目是不得而知的。
这话有对有错,错是错在他把事情看的太绝对,好似看见有三个人言行不一后就认定第四个人也是这样的人。
而对的地方是,我也承认是有这样的人存在。这种人有两种,一种是为了利益而隐藏自己真正的想法,应该是抑制自己真正的想法;另一种则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或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
一种主动,一种被动,抑或都是被动的,而后者是没有意识的被动。
这两种人就被说成是戴着面具生活,我想我也应该是其中一员。我是后者,苏颜呢?会不会也和我一样呢?
直到刚才的那句“又变的冷了”之前,这些就是我的想法。
也许。即使没有对苏颜做出那个预想中的动作,我也应该改变一下对这两人的想法吧?
保守的我选择的还是保守。
avatar
印度阿三

帖子数 : 41
积分 : 63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6
地点 : 浙江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