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二餐(9)

向下

一日二餐(9)

帖子  印度阿三 于 周六 二月 20, 2010 3:31 pm

我对Katrina报以尴尬的微笑回应。
同样尴尬的是我现在和苏颜的状态。苏颜经Katrina这么一说后,脸上原本渐渐淡下去的粉色又有了要侵袭上来的意图。
慌乱的对Katrina说道:“Katrina,我去书店里看看呃…苏颜你也一起来吧!”
说完我硬是拉着苏颜跑进了楼梯旁的“意赢书店”,留下Katrina一人莫名其妙的上了楼。
(分段)
当然这次拉住苏颜是隔着衣服的,否则我真怕自己被她认为我是个轻率的男人。
苏颜开口道:“这个书店…我没来过…”
这才注意起我们的身处环境,我真正的想法根本不是来书店而是要暂时躲避一下。这导致我还以为我是在街上。
没办法,现在就说回去太假了,先看一会儿书也是可以。
我说:“我也没来过,就是想看看书了。”这个说法真是假的可以。
随手拿了几本书架上的书,看了看,又放了回去,连续的进行了多次这个动作。
一边念叨:“《一柱擎天》、《异界风流记》、《闺房美女如林》…”
一个个书架,竟都是这些一本更比一本露骨的书,果然配得上他们的门牌“YIYING书店”。
我连忙又把苏颜拉了出去,这东西可不适合给女孩子看。
果然一出来的她又是红了脸,我说:“哼哼…不知道谁介绍我如何来的时候说“意赢”只是书店的名字,里面的书都是正常的呢…”
苏颜明显知道了我要这么说,忙回答道:“我是真没进去看过…我还以为这么受欢迎的书店卖的应该都是好的书…”
“确实是好书呀…对于那些总想着有很多很多女孩会来服侍他们的男孩们。”我说。
“什么?很多女孩来服侍?”
“没什么。”
(分段)
上了楼,时间快要到九点了。对于周末来说不算晚。
苏颜说:“陈说,你不是说你会唱歌么?现在正好可以给我听了呀。”
这个要求提的不过分,应该说这个时间也是最好的时间。但我依旧觉得突然。
我把吉他拿到了苏颜房间的客厅,时值转凉,今晚她可能不打算洗澡,这样我们可以安分点,不去想别的事情。说到底是我可以安分点。
“我从小不会说话,总会说些不该说的话,也没办法。
我知道我是傻瓜,我不是说情话的专家,别怪我。
…”
方大同的《小小虫》。
可以算是我朗朗上口的歌,可这歌越唱越像是我对苏颜的想法。当然,也可能是对Katrina。
一曲唱罢,苏颜给我鼓掌。她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正好时候还早,我们打算看看刚买来的盗版碟。我很自觉的跟她坐在不同把的长椅上。
碟片没有包装,我也不能指望它有什么包装了。
影片中开头出现了一只狗,苏颜故意打趣道:“陈说,你说这外国狗怎么和中国狗的叫声一样呀?”说完这话,她自己先干笑了几声。
我则想了一个更“愚蠢”的回答:“这是翻译片,不翻译你看的懂么?!”
这话把苏颜笑得有点开始顾不上体面。
(分段)
继续看片。
只是这情节根据我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显得越来越奇怪,剧情跟爱情根本不沾边,反而是跟诈骗有沾边。
一群男人打算着什么,然后把一个女人骗到一个小巷子里“玩了一把”。
而且在描写女人被“欺负”时的镜头还被刻画的异常细致,这算哪门子的爱情片?!
“你一个女人也看爱情片?”、“要韩国的还是日本的?”、“那片子我怎么没看过,好看吗?”
我狠狠的关下了DVD,耳边想着那个卖盗版碟男人曾说过的话,原来他是把爱情片都理解成是这种片子了。
特别是当苏颜说她看《恋空》时用了很多卫生纸,他却理解成了是用卫生和男人发生那种关系,而不是因剧情流泪?!
更让人气恼的是对苏颜说用了很多卫生纸那句时的回答“小姐,你那么厉害啊?”他分明把苏颜看成了那种“不安分”的女人。
我正生气时,发现坐在另一把长椅上的苏颜今天第三次的羞红了脸。
她和我同届,虽然不知道是大我几个月还是小我几个月,不过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肯定也是比较了解的。
看了这种镜头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可被别人认为是“那种女人”却是再羞愧不过的事。
苏颜提起精神对我说道:“陈说,我不是那种女人,你知道的吧…”
我连忙用力的点头,故意和她开着玩笑道:“知道知道,是那个男的思考问题有缺陷。我找他评理去!”说完便夺门而出。
“评理?你去哪儿找他?找到了又可以怎么说?”苏颜说的是对的,我也知道这么做没意义,其实也只是给她开个玩笑,缓解一下今天屡次出现的尴尬气氛而已。
可苏颜明显把我的话当真了,也许和我说话的语气让人感觉真的很愤怒有关。
随着我“头也不回”的冲出房间要往楼下走时,苏颜也赶了出来:“陈说!你要去哪儿?!快回来!”
我一边继续做势往楼下走一边回答道:“我要找到那家伙,告诉他你不是这样的女孩!”
这句话导致了我的玩笑彻底演砸,苏颜也一边匆忙的往楼下赶来,看来她真的把我的行为当真了。
“陈说!我不在意的,这只是小事!这么晚了出去不好!快回来!”苏颜冲着楼下喊道。
察觉到她是真的开始着急了之后,我也停下了我往楼下走的脚步,等待着她的身影从楼梯上出现。
可这时的一声尖叫却把苏颜刚刚的心情完全转换到了我的身上。
我迅速的跑了两楼。看见了用手捂着脚踝,倒地不起的苏颜。
懊恼是唯一可以形容我现在心情的词。早知如此的事情越来越多,是因为何必当初的事情同样增多。
(分段)
我扶起了苏颜侧躺在地上的身体,皱眉道:“你怎么这么…”
还没等我说完,苏颜却已经把头依进了我的胸膛,并且用她平生最大的力量狠狠的击打着我的肩膀。
我不是她,而且这力量对我来说并不算大,打在身上不会痛,只会觉得有点麻。但我能保证这绝对是她能用出的最大力量了,因为她现在的动作就像是在打一个她这辈子最痛恨的人。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感觉此时心中被苏颜寄居的一小部分开始迅速的膨胀了。
(分段)
“为什么不听我的…我已经说了这只是小事了…你就算找到了他又有什么用…这样子做根本没有意义…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苏颜没有抬头,极度怨恨的说道。
一天内的第二次亲密接触。当傍晚时分,苏颜手上的幼滑感还温存在手心,迟迟没有褪去的情况下,这次换成全身都几乎快碰触在了一起。
我承认此时此刻我有尽情的感受着苏颜柔嫩的身体,我有把我的身体故意再向她贴近点,甚至想用身体去触及她胸前的禁区。
我没有试图抱着她,这是今天第二次机会,也是再好不过的一个机会。不过我知道,她投入我的胸膛,只是本能中真的有对我的担心。
和苏颜的肉体接触有打乱我的思维,但却没有干扰我的理智。我还是清楚现在该做什么,我不能拿她对我的担心来达到我兽性的目的。
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她,现在再拿出“是在开玩笑”这样的回答,那真是太不看重苏颜的想法了。
我只是说了声对不起,别的已经没有什么话可以让我想出来或是再说的了。
一句对不起却让苏颜不停敲打我肩膀的手停了下来。
而长时间的沉默使我更为担心起来:“哭了?”
苏颜缓缓抬起头,没有泪痕的脸回答了我的问题,这也让我松了口气。
可在她脸上,我又看到了熟悉的红晕:“这么会脸红,今天的第四次了。”我对苏颜说道。
“…你也脸红了。”苏颜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我察觉到自己脸也已经滚烫。
“你…那样…我能不脸红吗…”我于以回击。
苏颜轻推了我一下,作势从我的怀中抽出了身体:“第一反应,我当时真担心你了。”
只有短短几分钟,可她突然的离开却让我觉得心中空荡荡。我内心的天平中,又在苏颜一边加上了重重的砝码。
我说:“我看到你倒在这里,就换我担心你了。”
苏颜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你别转移话题!我因为担心你,都失去理智的靠近你身体的,而你竟然拿我的担心来更加贴近我!别以为你身体越靠越近的时候我不知道!”
我知道苏颜其实并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可她这句半带生气又有点孩子气的话却是把我吓得有点退缩。
说到底,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苏颜这样和我说话。
我没有回答,默认要真算承认的话那我默认好了。
(分段)
我觉得似乎不那么生气的苏颜马上又变回了刚刚那个满脸怨相的样子。
看她刚才生气的样子我就不能低估她是真的有在那一刻痛恨我。
这是我最后的办法了,即使会让人觉得很蠢。
我摸出了本我随时随地会携带着的小笔记,拿出笔在笔记中写上三个字。
把那张小笔记纸撕下,递给苏颜。
“‘许愿纸’?”苏颜的表情给我感觉很莫然。
“以后你随时都可以许愿,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会完成。原谅我吧,刚才很对不起。”我对她说道。
“很对不起…是指故意来碰我身体吗?”苏颜看了看我说道。
没想到苏颜竟然这么问我:“当然不是的,我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听你的劝告让你的脚受伤了。”
“哦?”苏颜说道:“那也就是说,我的身体是可以随意碰的了?”
我急忙挥手,连声说不。
这才发现虽然我的心思是清醒的,但想法的转变也都是围绕着苏颜转。
(分段)
苏颜笑了几声,这是她今晚为数不多的笑容了:“这‘许愿纸’我再要一张,再要一张就原谅你。”
一听能原谅我,再要十张都是愿意。连忙又拿出纸,写上,递给了苏颜。
苏颜拿着我刚给她的那张许愿纸说道:“我第一愿望,以后我在你身后很多次叫你名字的话,你必须停下。”
我连忙答应:“第一个愿望就这样?刚刚其实我也停下了,没想到你到这层就受伤了。”
苏颜说:“亏你能想的出那么幼稚却又让我觉得有成意的道歉方式。”
“那另外一张纸条呢?”我问道。
苏颜俏皮的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留着以后用的。”
“嗯…好。”我说道:“你的脚还好吧?”这才是真正当务之急的事,竟被我放到了最后。
“你终于问我的脚了。”看来苏颜也是等我这话等了很久:“我觉得应该没问题的,现在已经不那么痛了,今晚过了应该就会好了。”
现在这么晚再去医院医院自然还是开着的,不过看到苏颜可以自己站起来走路我也算是放心了,但愿伤势真的没有我想的严重。
(分段)
上了楼,我把盗版碟全部掰断扔进了垃圾桶。苏颜有劝这么做没必要,直接扔了就行,可我坚决做了。苏颜,原谅我又一次没听你的话吧。
碟片是储存工具,其实只有会被遗忘的东西才会让人们储存起来。真正能够储存的东西从来就没有被我们的大脑遗弃。
就像今晚发生的这么多事。
avatar
印度阿三

帖子数 : 41
积分 : 63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6
地点 : 浙江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