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二餐(10)

向下

一日二餐(10)

帖子  印度阿三 于 周六 二月 20, 2010 3:32 pm

坐在苏颜的身边,面前的已经不是电视,地点也已经不是住宿楼。
一个整个双休日我都和苏颜渡过,昨天我们看电影,玩乐,唱歌,闹别扭。
今天,我们在医院。
(分段)
苏颜的脚伤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严重了,脚踝很明显的因为肿大而变形。
坐在医院想起早上的事情。一直说着自己没事的苏颜在走出不到两步后痛苦的倒地。
我没有因为她对我隐瞒脚伤而生气。怎么说也是由我莽撞的“开玩笑”导致的如此情况。
而她呢,则被我无理由乖乖的带到了医院。
(分段)
在N市的医院排队求医的速度确实是慢,好似医生也都被感染成病人一般。
说到医院,在我曾经的A市也有着很多我记忆深刻的事。
关于陪同同学去医院看脚伤的事情也是数不胜数,毕竟男孩大多是好动的。
有一次在我们看来是普通扭伤的病情,却被A市盛传中最厉害的骨病专家,用一种“此腿已废”的眼神盯着我同学的脚迟迟不出声。
当我的同学已经吓得脸色发紫时,骨病专家才缓缓开口:“同学,你要洗澡了…”
周围的病人闻声爆笑。
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这位同学的脚确实很脏。
当铁丝网勾破了他裤子的情况下,小腿竟然丝毫没有伤痕。原因就是他脚上的污垢挡下了这一勾。
(分段)
让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一同学飞来横祸的脑震荡清醒后,医生问他需要什么,他却回答:“我要小姐…”
这在校园中被传为佳话。
一直到后来,我们听了郭德纲的一段相声后才明白,他要的是“小解”,俗话就是解小便。
(分段)
同样的记忆太多太多,包括一位我要好的朋友这么形容他的痔疮。
“有‘痔’不在年高。”
(分段)
终于轮到我们挂号。即使是挂号,也是万分感慨,算下来也将近两小时,终于挂上了号。
可却发现了一个让我这感慨瞬即消散的因素。
没带钱。
要知道我死活都不能在这种场合下花苏颜的钱。
柜台的护士板着一张脸,只有白衣,没有天使。看上去很不好惹。
我对护士说道:“护士小姐,我忘记带钱了,你看我朋友这病比较紧张,先让我们挂个号行不?”
苏颜也是惊讶的看着我,想必也是没想到我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护士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道:“你朋友的病情紧张?比你朋友病情严重的人你后面排的多的是。我看你是把人小姑娘肚子弄大了想草草了事吧?!”
“你怎么说话呢你?!”这才说了两句话,她就把我的怒火弄的不能自己:“我们是正常关系,她是脚伤好吗?!是脚伤OK?!”
苏颜听见护士说“肚子大”时就已经红了脸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
护士则是被我这么一吼给吓住了,可马上又恢复了原形:“呦…还OK呢?你高文化呀?可没钱看病有什么用呢?”
我指着医院墙壁上的一个牌子说道:“你们这不是写着‘救死扶伤’吗?”
“也没说免费救死扶伤啊。”
这话彻底把我说蒙。
“好好,你等着。我回家取钱去。”我扶住苏要往外走。
苏颜对我说道:“陈说,用我的钱吧,我知道这样你会觉得没面子,你回到住宿的地方再还给我你就不用想什么了吧?”
看着苏颜对我这么认真的说话,我想也不能再这么任性自己了,毕竟这些事也都是因为我的任性而造成的。
(分段)
我在想。
如果有这么一个女孩。我任性时她能倾听,让我感觉我的任性是理所当然,以至于最后发现我就像是没在任性一样。
而她也时常对我任性,但她的任性我和她都能感受到,也都不排斥,把这作为生活的润滑剂。
那将会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女孩,也许我是应该选择这样的女孩吧?
(分段)
一整个周末都和苏颜渡过。
而其实一个礼拜的工作日则是都和Katrina渡过。
会不会把她们两人颠倒后,我选择的人就已经是苏颜了呢?
(分段)
医生是个男医生。
我有在事前期望不会是男医生。潜意识的我是不希望有男人随便碰触苏颜的。
不过这医生也果然做了让我憎恶的事。他在查看苏颜的脚踝时,很明显的有去抚摸跟这次伤情毫无关系的小腿肚。
我有说过Katrina和苏颜比,我更喜欢Katrina。
原因就是因为在男人大多最看重的外表。
而这并不代表苏颜是个丑八怪,在我看过的女性中,苏颜也必定是最动人的其中一个。
只是Katrina的美,我想是男人都无法抗拒的。
(分段)
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没有大碍。
我拿过医生写的病单,上面写的字和我以往记忆中医生专属的字一样让人觉得不像是汉字。
医生开口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毕竟是男医生,说话没有那女护士来得草率:“朋友,邻居。”我回答道。
男医生说:“小男女谈恋爱,你这做男人的要关心人家女人一点,让自己的女人受伤对你来说是很可耻的事情!”
这话虽然也把我们关系弄错了,不过却被他说得气宇轩昂。
刚刚那样的回答,想来的确会被人当作我们是同居的情侣。
不过我也没必要说我们是兄妹来骗他。
(分段)
我拉着苏颜去柜台。
知道她多走动不好,可把她孤身一人留在哪儿,天晓得刚刚跃跃欲试的男医生会做出什么。
(分段)
我低估了那个医生的水平,我说的是写字的水平。
他的字让柜台的收银员也一点都看不懂,找来了一个资深的老医生也同样说这字写高深,想来是高人所写。
原来医院里的医生都是以谁的字潦草来判定医疗水平的。
当我们千里迢迢的又来到那位医生面前时,他的回答是:“这字是谁写的?”
(分段)
倒霉医院的事算是最后有了一个完结。
事情结束后都去了趟医院的厕所。
别以为我提这厕所之事有点流水帐,原因是这厕所也显示了医院“奇”的特性。
没有普通厕所中“节约用水”的标识,也没有“严禁在大便坑上小便”的标语。
一走进医院的厕所,白花花的石灰墙上醒目的两行字:
“有尿当尿直须尿,莫等无尿空抖鸟。”
(分段)
我有过今晚带苏颜到我工作的酒吧里看看的念头,不过看苏颜的脚,看来是不能这么做了。
算不得听说,因为我自己在学校时也经常脚扭,我知道这不算严重的伤,过些天马上会好。
也但愿苏颜如此了。
叫了辆小三轮,把受伤的苏颜扶上了车。时值下午两点。我第一个周末也即将过去。
avatar
印度阿三

帖子数 : 41
积分 : 63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30
年龄 : 26
地点 : 浙江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