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初一文。

向下

依然是初一文。

帖子  疯了的橙子 于 周六 一月 30, 2010 10:06 am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的今生一次擦肩,那么,我和你,又经过了多少次擦肩?

——题记
妈妈揍了我,说我不求上进,不学好,我没说话,只是倔强地把头一直抬起,拼命不让泪水流下,然后打开门,径直离开了家,没有回头。
已经是冬天了,我喜欢这个季节里独特的蓝,蓝的泛白的天空。春是一种冷的绿,是绿叶,是冒芽的竹,是一种新生命的萌发。秋是一种红的赤,是枫叶,是老树的根,是一种生命力的旺盛。冬只是充斥在它们之间的边缘,是暖的蓝,暖得让人想哭。
现在,我不爱了,我恨它萧杀的风,打在我的脸上,让我的脸充起了血色,变得肿胀,疼痛。电话响了,我不想接,但来电显示是优,她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地球上。优在电话那头就笑了,让我在地球上等她,就挂了电话。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找到我,我就坐在学校下面小广场的凳子上,一个人感伤。
迎面走来了几对夫妻,一对很幸福,手挽着手。另一对,好像在争吵,女人甚至给了那男人一耳光,然后女的哭着跑了,男人叫着追了上去。我看着就笑了,哪里有什么爱?人间无爱,我就享受自然的爱,那天天气真的很好,虽说有风,但阳光暖得可以让风忽略不记,阳光不均匀地撒在身上,弄得我一面阴,一面晴。就像心情。上天一定是个顽皮的小孩,把装有牛奶的罐子给打翻了,来不及擦拭就逃之夭夭。因为是下午,没有多少人。不知从哪牵来的骆驼的主人,也闲的自己躺在骆驼背上。老骆驼倒是挺清闲,嘴里嚼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口水都流了下来,一切都这么清逸安闲!
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一阵不知道哪儿传来的欢呼声,扰了我的清梦。“妈妈!你看骆驼!”一个半大的小男孩,欢叫着,蹦跳着。一个妇女和一个男人缓缓而来,那个妇女竟比男人矮了大半个身子,世界上真是什么人都有。我嘀咕,可是,待他们走进,我才发现,那女人没有腿,坐在轮椅上,这便是为什么矮那男人半个身子的原因。我惊住了,那个女人说不上是丰满,甚至是干枯的,暗黄色的皮肤,毫无生气的眼睛,干燥开裂的双唇,给人一种既瘦弱又邋遢的感觉。但是,我发现,她的脸上有种不同的神情,我不知道是什么?
“妈妈!”小男孩飞快地跑到男人和女人之间,快乐地和父亲一起推着母亲的轮椅,慢慢地,小心地,仿佛推着一个绝世珍宝。他们悠悠地走着,男人的他的脸庞已不再年轻,显得沧桑而疲惫,可表情是那么的满足,他布满皱纹和胡茬的脸上透出一股男人应有豪气,那推轮椅的手是那么有力地抓着把手,好像要那么用力地,一直退到最后。
恍然间,我的眼中,那女人像仙女似的笑着,她的眼睛充满光辉,脸上透出神圣和欢乐,那是一个女人,她的娇娉令人赏心悦目,她的坚强令人佩服不己,他的家人,那个男人和男孩,站在她的身边,与她分享着那一片没有云的蔚蓝天空撒下的光明,那似乎变成一位名家勾勒的绝世好画。而女子脸上的幸福神情是我们每个人都渴望的。
望着那三人满身的阳光,就那么一瞬间,我感到更加的凄惶悲惨,哀独孑孑,准备悄悄离开——不打扰只属他们的风景。
忽然有人在身后抱住了我,是优。我想,她也看到了那一幕,她说:橙子,你应该回家。我抬起头看着天空说,知道。为的是不让她看到我的惊慌,因为我们身后站着一个人,我的妈妈。
妈妈哭了,我不知所措地揉弄着衣角。在那一刻,有什么东西轰然注进了我的身体里,通过双脚直直抵进了心中,让我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班的剧痛,也有一种解脱,我想,我摈弃了什么一种东西。
我和妈妈一左一右的回家了。在经过那个女人的身边的时候,她朝我笑了,我也朝她扯出一个笑容。我明白她什么都懂了,如同我窥视她一般。或许,在我窥视她的同时,我也懂了。
冬日的阳光,很刺眼,刺得我睁不开眼,只觉得有两行东西从眼角一直流淌到面颊。我想,我真的改变了。
avatar
疯了的橙子

帖子数 : 44
积分 : 6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29
年龄 : 22
地点 : 江苏南京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依然是初一文。

帖子  ●Dea(in,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3:21 pm

....我轻轻地离开了。
avatar
●Dea(in,

帖子数 : 61
积分 : 68
威望 : 6
注册日期 : 10-01-31
年龄 : 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依然是初一文。

帖子  疯了的橙子 于 周日 一月 31, 2010 8:59 pm

不要这样..
avatar
疯了的橙子

帖子数 : 44
积分 : 66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29
年龄 : 22
地点 : 江苏南京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